广州越秀区对输入病例活动场所进行环境采样,结果均为阴性


“当我开始把管子放进(病人气道)时,就给了病毒被释放到空气中的机会。病人的气道在那个时候是完全开放的——没有口罩或任何东西(遮挡)。当插管进入气管时,人们会咳嗽,咳得深而强烈。我的面罩和头巾会被飞沫覆盖。它们通常是微小的液滴。雾化的病毒可以四处漂浮。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应堆旁边。我会自信而快速地去完成,因为如果你第一次失败了,就必须再做一次,那就会带出更多病毒。”

据报道,德伯格葛雷夫表示,“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ICU)给病人插管时,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

德伯格葛雷夫此前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市一家大型州立医院的麻醉师,而现在,他的主要工作是为新冠肺炎病患插管。

扎哈拉还采取了类似的卫生预防措施。加尔万介绍:“每周一和周四下午5点30分,大约10人组成的志愿队伍在街上给小镇所有街道、广场和住宅外进行消毒。”

特朗普:3M公司将付出巨大代价

文中,德伯格葛雷夫介绍,“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一周工作6个晚上。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使其可以通氧。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

但该公司表示,不会遵守特朗普政府要求停止出口部分美国产口罩销往加拿大和拉丁美洲的命令。美国总统特朗普4月2日援引《国防生产法》,迫使3M公司根据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的决定,按需生产N95口罩。

文章最后,德伯格葛雷夫表示:“看着别人死去是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血氧水平下降,心率下降,血压下降。这些病人还在用着呼吸机就死去了,有时当他们遗体被运走时,插的导管还留在他们气道里。”3M公司反驳了有关该公司没有制造更多N95口罩的批评,此举加剧了特朗普政府与美国医疗设备制造商之间的冲突。

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详细描述他工作的“危险”情况。

消毒街道、广场 启动应急基金支持当地企业